產業興旺 百姓增收:重慶白沙鎮探索鄉村振興建設

2019年06月05日09:20  來源:人民網消費頻道
 

人民網北京6月5日電(記者李彤)初夏的重慶白沙鎮,清晨6點天色微亮,空氣中還略帶著潮濕味道,村民辜仕洪已經走在了去白沙工業園上班的路上。

47歲的辜仕洪皮膚黝黑,個頭不高偏瘦,說話愛笑。從90年代初,他就在廣東的建筑工地打工,前兩年回到村裡,正趕上白沙工業園區酒廠招募釀酒工人。“現在日子美,一家人能夠在一起。今年春節,有不少外出務工的村民回來后也不再出去了。現在通過流轉土地、參與訂單農業、進園區務工,大家的錢包鼓起來嘍。”

鄉村振興戰略,這是激蕩在廣袤鄉土大地上最為動人的夢想。同時,要建設什麼樣的鄉村也成為一道“必答題”。放眼國際,歐美有大農場、日韓有民俗村、拉美有種植園各有亮點,但由於國情農情不同,沒有現成的完整路徑可借鑒。當前,有千萬個像白沙鎮一樣的村鎮,正在探索中國模式的美麗鄉村,進行著一派勃勃生機的實踐。

挖掘歷史底蘊 打造特色產業

重慶白沙鎮自古是通達渝、川、黔的水陸交通樞紐,素有“天府名鎮”“川東文化重鎮”的美譽。白沙釀酒文化源遠流長,此地與瀘州、茅台鎮直線距離均不到100公裡,處在中國白酒的黃金產地范圍。

以白沙鎮驢溪河清洌軟水、當地富硒土壤種植的高粱為原料,在青石窖池發酵釀造的白沙燒酒,清澈透明,味甘醇美,有“江津豆腐油溪粑,要吃燒酒中白沙”的諺語。

圖: 白沙朝天嘴碼頭,始建於明朝萬歷年間,是川江水域保存完好並仍在使用的古碼頭,有“白沙朝天嘴,重慶朝天門”的說法。

白沙鎮鎮長易治楷介紹說,在清乾隆年間,白沙釀酒作坊多聚於驢溪河畔,形成了釀酒作坊一條街,俗稱“槽坊街”。清代詩人趙熙以《白沙燒酒》為題,寫下了“十裡煙籠五百家,遠方人艷酒堆花。略陽路遠茅台儉,酒國春城讓白沙。”但由於近代的戰爭和天災,白沙鎮釀酒的聲勢式微。

特色小鎮,最獨特的基因是文化的傳承和挖掘。據介紹,白沙鎮正在打造集白酒文化在內的白沙古鎮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,創建具有特色的文化休閑旅游目的地。

易治楷介紹,以白沙江記酒庄為引領的白酒產業是白沙鎮目前具有含金量、競爭力的產業,從2016年開始推動白沙鎮經濟發展,如今已帶動形成了以酒類生產加工為樞紐、連接上下游產業配套的一二三產業融合態勢,布局了種養循環農業和農村觀光旅游業。

易治楷說,鄉村振興的根基在於產業興旺。近年來,白沙鎮通過建立健全利益聯結機制,不斷提升壯大農村優勢產業,創建了“恆和柑橘”“重慶驕王花椒”“白沙富硒大米”“驢溪河大閘蟹”等多個特色農業品牌,利用“農超、農校對接”及“農村電商”等產銷模式,推動當地農產賣出賣好。下一步,白沙鎮將依托近500多年的釀酒文化和燒酒釀造技藝,重點推進“江小白高粱產業園”、“江小白村”等項目建設,預計用3年至5年時間,將白沙鎮打造成一座以農業“接二連三”的魅力酒城。

白沙工業園黨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劉玉忠說,江小白自落戶江津白沙工業園累計投資預計達30億元,佔地760畝,有望成為重慶較大的高粱酒釀造基地,2018年江小白的產值超過20億元。

在家門口就業 日子越過越紅火

90年代初,18歲的辜仕洪離開家鄉四處打工,居無定所是常態,每天都在為生計奔波,對家人的牽挂全靠打電話,對家庭很難照顧上。2016年,45歲的辜仕洪回到家鄉照顧年邁的父母,正趕上園區招工,本著試試看的心態來園區務工。

圖:當地村民經過培訓后,到家門口的產業園區務工。

辜仕洪從一線釀酒工做到生產組班長,他的班組裡有30多名來自鄉鎮的“老弟兄”,而這些人也多是返鄉的農民工。“我們釀酒是兩班倒,上半天歇半天,掙著工資還能照顧地裡的庄稼兩不誤。每逢過節廠裡還發米面糧油等福利,這是祖祖輩輩的庄稼漢不敢想的,騎著摩托車往家裡拉,遇見鄉親問,我說廠裡發的唄,心裡高興壞了。”

辜仕洪有自己的“小算盤”,他咧嘴笑說:“我從45歲進廠,如果能工作到60歲,就能拿退休工資咧。”

劉秀不到30歲,是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,在重慶江記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做技術員,每天一早他都要到田裡看看高粱苗的漲勢。騎著電動車,穿過一片片高粱地,大地好像穿上了紅色的嫁衣。

他說,釀酒需要高粱,白沙鎮的高粱釀酒尤為好,支鏈澱粉高、酒體口感好、淡雅綿甜,早在縣志裡就有記載“白沙白酒甲於省”。

“我們通過土地流轉,以‘企業+合作社+村集體’的模式種高粱。招募鎮上的農民做臨時工幫助播種,他們都是老庄稼漢干活非常用心,時常也給我們一些建議,等收獲時我們以訂單農業的方式收購。”劉秀說。

王真華60歲了,種了一輩子地。前些年,村裡人都出去打工了,村民們不種的地免費給王真華種,也是為了讓王真華幫助照顧田地。如今土地流轉給當地企業,每畝地按700斤高粱的時令價格給付土地流轉費,王真華還以臨時工的身份繼續在田地裡勞作,多了一份每月1800元的務工收入。

“今年春節,我給孫子們發的壓歲錢多了,手裡富裕了。現在家裡計劃整修房子,今后日子也更巴適嘍。”王真華說。

江小白酒業副總裁唐鵬飛介紹,近三年來,江小白為江津當地農村勞動力提供了近2200個工作崗位,主要針對返鄉人員。他們大多在酒廠就職於普工崗位,薪資比當地平均收入高出30%到50%,並不斷接受勞動技能培訓,提升自身素質,成長為專項技術人才。除了助力返鄉就業,江小白計劃帶動周邊地區展開10萬畝高粱訂單種植,向當地合作社提供每年每畝300元的種植補助。

凡事必先有人氣,才有生機。相比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葉昌穎是個外來漢,在包裝車間擔任副經理,是江小白集團吸引來的中層管理人員。在他身邊有不少同事來自全國各地,為企業發展提供了人才支持。“我在深圳工作時就聽過江小白,‘小馬奔騰,不拘一格用人’。”他說。

“除了中高級管理人員外,我們還培養了一大批技術工人,即便他們有的離開了江小白,但大多是還留在了白沙鎮,助力了區域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。”葉昌穎說,春有百花秋有月、夏有涼風冬有雪,鄉村正成為都市人“記得住鄉愁”的心靈港灣。

白沙只是我國鄉村振興的一個縮影,從江南的小橋流水到東北的雪路柴扉、從陝北的窯洞暖炕到川滇的竹樓木屋,農村正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,鄉村振興的大幕正在廣袤的大地上徐徐拉起。 

(責編:劉卿(實習生)、李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