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費自習室數量激增 花錢進“小黑屋”學習你願意嗎

2019年12月07日08:57  來源:工人日報
 
原標題:付費自習室數量激增 花錢進“小黑屋”學習你願意嗎

  熱播韓劇《請回答1988》帶來了一股溫暖的懷舊潮,也帶火了一樣新鮮事物——付費自習室。這部劇裡的很多情節都發生在自習室裡,而在現實中,這種“一天隻需一杯奶茶錢”就能在城市喧囂中找到的清淨空間,正迅速在城市中流行起來。

  根據百道新出版研究院11月26日發布的統計數據,沈陽、西安、天津、北京、成都、上海等城市的付費自習室均超過50家,其中沈陽付費自習室個數已經超過100。2019年10月,一線城市隻有20家左右的付費自習室,剛剛過去的一個多月,其數量激增。

  付費自習室會僅是跟風,還是會成為城市中另一處文化空間?一天最低隻需二三十元的付費自習室,會有人埋單嗎?記者近日就此展開了採訪。

  創業新風口

  肆閱空間專業自習室目前在北京開設有3家分店。12月5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來到肆閱空間大望路店,140平方米的區域被分為深度閱讀標准區、深度閱讀鍵鼠區以及公共區域。其中,深度閱讀標准區內除了桌椅、儲物櫃外,每桌僅配有台燈。門口張貼的規定中包括手機處於靜音狀態、禁止交談及進食等內容。

  這是目前付費自習室常見的風格:自習區域大多為獨立格子間,除學習必需的台燈,儲物櫃外沒有過多裝飾。暗光的環境、獨立的空間和安靜的氛圍成為吸引學習者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舒適的地方太多,安靜的角落太難得。”一位顧客說自己在深度閱讀標准區的“小黑屋”用4個小時讀完了2本書,“還做了筆記,仿佛回到了學生時代”。

  “顧客群體白領、備考人群比較多,顧客有階段性特征,一般到店學習的人都是有比較明確的學習目標的人。”肆閱空間聯合創始人何敬平介紹。

  截至12月5日17時,該店的四小時體驗卡已經售出2393份,單日體驗卡也有1110份的成交量。

  而在距肆閱空間中關村店不遠的中關村創業大街上,有一家名為飛躍島的付費自習室,面積140平方米內設有40個座位,“上座率平均每天在60%至70%之間。”其創始人張文亮對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說。

  實際上,今年十一期間,就有不少城市年輕人選擇將付費自習室作為假日“打卡”地。北京、上海等地,甚至出現了國慶7天預約滿座的情況。付費自習室也被很多人視為創業新風口。根據艾媒輿情的數據分析,預計2020年中國付費自習室市場規模將達167.47億元,2022年將接近400億元。

  為什麼火爆?

  需要花錢的自習室為什麼會突然火起來?

  業內人士介紹,付費自習室實際上並不是新鮮事物。早在20多年前考研剛剛興起時,這類自習室就應運而生,但它的確是這兩年才“流行起來”。

  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長程三國則認為,付費自習室爆增至少有三方面原因:第一,需求強勁,“中國有著世界上最多的考試人群”﹔第二,公共學習空間供給不足,以圖書館為例,全國公共圖書館隻有3166家,每42萬人才有一家﹔第三,適合快速創業,許多是年輕人的創業項目,還有一些是付費自習室用戶創辦的,付費自習室創辦門檻低,容易模仿,加上媒體的報道催化,所以付費自習室便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。

  而對於付費自習室的擁躉而言,除了新鮮感、潮流感之外,“能夠提高學習效率”是吸引他們的最重要原因。對此,專業人士向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表達了自己的解讀。

  “付費自習室,尤其是經過特別設計的格子間、‘小黑屋’,實質滿足了人們自我觀照的需求。人們需要這樣的空間,滿足和自己待在一起的需求。”心理專家慕丹博士認為,從學習力的角度來說,公司、學校和家,都屬於共性空間,在共性空間裡,人們往往很難擺脫承擔的各種公共角色,而付費自習室會讓人從慣性心理狀態中轉換出來,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心情底色,讓人把專注力放到學習上。

  多少人會埋單?

  一些付費自習室除了提供學習空間,也會提供茶飲、餐點、圖書借閱等附加服務。那麼,他們是如何定位自己的呢?不同付費自習室的答案並不相同。

  “我們是文化公司,所以應該是文化空間,想給大家帶來的是一個氛圍更好的、更適合學習的地方。”這是何敬平的答案﹔張文亮則表示,“我們更希望定義為自助性學習空間,學習包括備考、完成課業、讀書、自我提升等等。”

  那麼,會有多少人願意為之付費?

  今年10月,“付費自習室最低收費28元一天”曾登上微博熱搜榜。記者注意到,付費自習室的收費並沒有統一的標准,有每小時低至幾元的,也有每小時高達四五十元的。

  目前,肆閱空間對會員的收費分別以小時、日、周和月為單位,價格分別為12元、84元、239元和998元。“賣得最好的還是19.9元的四小時體驗卡和49.9元的單日體驗卡。”何敬平介紹。

  “學習是一個相對長期的事情,即使按照會員價格,長期下去也是一筆不小的花費。”趙穎是北京海澱區五道口一家培訓學校的老師,她曾和身邊的朋友一起“嘗鮮”。她認為對大多數人而言,付費自習室不一定會是一個理想的學習環境。

  根據艾媒輿情《2019中國付費自習室市場運行數據監測報告》提供的數據顯示,參與調查的網友中,28.03%認可付費自習室並願意消費,30.92%雖然認可但不會前去消費,41.04%既不認可也不會消費。在認可付費自習室的人群中,76.2%認為收費偏高,22.6%認為價格合理,隻有1.2%認為價格劃算。

  付費自習室已經引起了業界的注意,目前,包括書店、投資者在內,很多人都在探討這一模式的可行性。付費自習室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會繼續演化發展,最終會成為哪種形態,仍有待觀察。  鄧崎凡

(責編:楊迪、崔元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