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年終賬單”來了,你的錢花在哪了?

2020年01月15日08:35  來源:新華網
 

2020開年,各類年度賬單紛至沓來。其中,支付寶等支付機構出具的年度賬單令不少用戶大吃一驚——“怎麼花了這麼多錢?”“錢都花在哪了?”

事實上,賬單數據增長的背后是移動支付的便利化、支付場景的拓寬、支付群體的拓展,同時也折射出我國居民消費水平的提升和消費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。

錢都花在哪了?

2019年,北京市民李先生在交通出行上的支出高達3萬余元。“一開始看到這個數字我很驚訝,后來瀏覽了自己的賬單,發現除了出差、旅游、回家探親等出行支出,打車花的錢最多。”他說。

李先生的工作不需要一早到單位“打卡”,上午10時,當道路交通的擁擠程度有所緩解后,他拼車去單位。9公裡的路程,花費不到15元。他說,移動支付給他的出行帶來了更多舒適和便利。

來自浙江杭州的萬女士去年將4.8萬元花在“吃吃喝喝”這一項目上,她說,自己不愧為一名幸福的“吃貨”。

如今,移動支付為消費需求提供的便利已經滲透到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,網購、點外賣、掃碼支付、刷碼乘車……無一不是高度依賴移動支付。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布的《2019年移動支付用戶問卷調查報告》顯示,移動支付與居民日常生活消費深度融合,購買生活品、繳納公共事業費和公共出行支付的佔比最高。

微信支付數據顯示,政務是2019年微信支付增速最快的項目之一,全國有3億用戶可通過公眾號、小程序、城市服務等多種繳費渠道繳納社保費﹔公共出行方面,全國已有431個城市的市民能享受智慧出行體驗,每分鐘超過10萬人出行使用微信支付,早高峰時期超過600萬人同時使用微信支付刷碼乘車。

為什麼花得越來越多?

“15萬?我什麼時候花了這麼多錢?”看完2019支付寶年賬單,北京市民馬女士“懵”了,像她一樣對賬單感到困惑的用戶不在少數。

支出數據超出預期,一方面是由於今年支付寶將總消費的概念調整為總支出。支付寶相關負責人表示,今年支付寶賬單比去年增加了投資理財、金融保險、人情往來、公益慈善、轉賬充值幾個板塊,因此大家看到的年度總支出金額較往年高。

另一方面,移動支付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消費體驗,加速了消費者的決策行為。

“付款越來越便利,錢變成了一串數字,有時候花完錢自己都沒有感覺。”馬女士說,幾年前她還在用現金或銀行卡付款,現在不論是網購還是線下付款都離不開移動支付了。

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報告顯示,與2018年相比,2019年移動支付中單筆支付金額500到1000元的用戶佔比提升了近22個百分點。用戶對移動支付的信任有所提升,願意使用移動支付作為更大金額的支付工具。

支付逐漸“無感化”的同時,支付群體也在不斷拓展。雖然中青年群體仍然是移動支付的“主力軍”,但與其他年齡段用戶佔比的差距正在縮小。2019年,41-50歲及51歲以上用戶佔比分別達到22.6%和11.3%。

此外,“小鎮青年”這一群體也在憑借旺盛的購買力逐漸成為消費的新主力。要客研究院與京東發布的《2019中國小鎮青年奢侈品消費報告》顯示,18-38歲、生活在三至六線城市、有一定經濟實力和生活品質的人群成為新興購買群體。2019年“雙11”期間,京東奢侈品在這一新興市場銷量同比增長230.12%。

移動支付水平提升意味著什麼?

來自遼寧的“60后”張先生上個月購置了掃地機器人,解放了雙手。“上世紀80年代家家購買洗衣機、冰箱、電視‘三大件’,如今反而是這種小電器能帶來很大滿足感。”他說。

移動支付水平提升的背后是我國消費者消費觀的改變。“一分錢一分貨”不再是人們消費的唯一衡量,對物質層面的追求正逐漸向追求精神滿足、增添幸福感轉化。

蘇寧金融研究院與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發布的《中國居民消費升級報告(2019)》顯示,智能家居產品成為流行趨勢,美妝護膚品也受到消費者的青睞。此外,醫療保健、教育文化娛樂、交通通信等領域的消費品質也呈現出頗為明顯的升級優化態勢。

除了消費觀的轉變,我國消費者的消費空間也在變得更加廣闊。隨著我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,更多消費品變得觸手可及。澳大利亞的麥片、新西蘭的牛奶、法國的牛肉、西班牙的火腿……這些在進博會上展出的優質食品正進入千家萬戶,被端上老百姓的餐桌。

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,移動支付促進消費增長,主要體現在增強消費意願、擴大消費范圍和提高消費能力等三個方面。移動支付打破了線下支付的時空約束,消費習慣和消費范圍大大改變。部分移動支付工具還有消費信貸功能,提前釋放消費需求,增強提前消費能力。

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我國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0.5%,比上半年提高0.4個百分點,且明顯高於資本形成總額及貨物和服務淨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,已成為經濟增長的首要動力。

(責編:武雯婧(實習生)、李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