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高价的回国机票动辄十几万 揭“黑”票代层层加价伎俩

2020年03月31日07:07  来源:新京报
 

  为了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,3月26日,民航局正式发布“一司一国一航线”的通知,国际航班进一步缩减。但随着海外疫情持续蔓延,以留学生为主的海外华人回国需求猛增,回国机票一票难求。 

  在这种供需紧张的背景下,有不法机票代理铤而走险,高价转卖回国机票,扰乱航空市场。业内资深人士对新京报记者透露,“黑”票代目前甚至已经形成了系统化高价倒卖机票的链条,层层加价。为此,不少行业人士呼吁航空公司和有关部门在特殊时期加强管理,维护航空市场的正常秩序。

  3万元的全价机票,“黑”票代转手卖10万

  3月26日,民航局发布通知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,要求国内每家航司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每周运营班次均不得超过1班。据财新网报道,执行新规后,国际航班削减近九成。受新政策影响,回国的国际航班机票更加紧俏,东航3月2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,3月29日-5月2日东航执行的纽约、多伦多、伦敦、悉尼、奥克兰、首尔、马尼拉至上海浦东等航班已全部售罄。

  图/东航官网截图

  国际航班不断缩减,回国票价尤其是直飞航班的票价随需求“水涨船高”。在民航局3月26日发布进一步缩减国际航班前,去哪儿网提供的数据显示,3月6日-3月15日,美国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上涨136.8%至13000元左右,欧洲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上涨173.5%至15000元左右。3月16日-3月23日,北美航线平均价格继续上涨至16000元左右,欧洲航线平均价格继续上涨至20000元左右。

  图/去哪儿网供图

  业内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对于航司来说,除了市场需求上涨,国际航班飞行成本的增加也是机票价格上涨的原因。一方面,虽然是往返飞行,但从国内飞往国外的旅客非常少,基本相当于“空机”飞过去,去程收入少但支出变化不大;另一方面,国际航班的机组入境后需隔离14天,这也增加了航司的成本。

  图/3月中旬机票代理的朋友圈截图

  回国机票本身涨价难买,黑心机票代理借此煽动恐慌情绪“顺水推舟”加价。据业内资深人士爆料,3月中旬时1万元左右购买的机票能卖到3万元左右。据新京报记者查询,3月6日-3月15日,美国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在13000元左右,其中包括纽约飞往北京首都机场的国航CA990航班,全价票最高为23240元,均价13000元左右,但“黑”代理在3月中旬就给出了3万元以上的价格。

  图/微博截图

  国际航班在3月26日继续缩减后,机票代理的加价幅度更加“夸张”。比如东航最新调整的伦敦-上海浦东MU552航班,经济舱全价票为26460元(不含燃油费及税费),机票代理则将4月3日的机票卖出了9.5万的价格。此前经济舱全价票为22620元的纽约-上海MU588航班,4月2日的机票已经卖出45999元的价格。国航最新调整的洛杉矶飞往北京的CA988航班,经济舱全价票为33600元,竟有代理挂出了近10天机票10.5万元的价格。悉尼-上海的MU562航班经济舱全价票为18550元,机票代理的价格达到了45000元。

  图/业内人士提供的微信群截图

  与此同时,业内资深人士介绍,这些机票代理还鼓吹公务舱、头等舱更加安全,目的就是卖出更高价格的机票。但实际上整架飞机使用同一套空调系统,并且所有旅客走同一条大通道、集中隔离检疫,公务舱并不会比经济舱的感染风险低很多。

  图/民航局官网截图

  在全价机票之上再加价出售,是违规行为。根据民航局发布的《国际航空运价管理规定》,凡由中国始发和(或)至中国的国际航空运价一般需要中、外方航空公司根据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协商确定,并向民航总局申报,经批准后生效。专家表示,其实旅客平时购买的机票大多是折扣机票,按照规定,机票代理只能在航司发布的机票正价(即全价)内进行调整,不能加价。擅自加价的代理人明显违反了民航局的相关规定。

  系统化虚假占位、层层转卖,赚取高额差价

  供给紧张的情况下,机票代理是如何低价购入、高价卖出的呢?业内资深人士指出,航司平时会给合作的机票代理开放订座配置,通常情况下,机票代理可以根据后台显示的航班舱位信息为旅客订票,然后在24小时内出票,出票前可取消订单或修改信息。

  特殊时期,“黑”票代先使用手头的证件“占下”座位,再于出票前加高价卖给海外留学生后,取消重新预订或修改为真实旅客的信息,赚取中间高昂的差价。

  业内资深人士补充,还有部分票代钻了积分兑换机票的“空子”,比如国航白金会员可以兑换里程票,“黑”票代就先以每万公里1600元的价格收购里程,伦敦飞北京单程经济舱机票需要5万里程,需要8000元成本,但“黑”票代转手再卖出的价格在3万元左右,可谓暴利。

  除了提前虚假占位,随着国际机票愈加紧缺,一些机构甚至做起了代理“抢票”生意。业内资深人士举例,比如某没有购票能力的当地旅行机构A声称自己可以购票,收集当地旅客的订票需求并收取订金后,找到目的地城市的旅行社机构B购票,但旅行机构B也没有能力购票,于是找到高价卖票的机票代理。一张机票从航司到机票代理到B到A再到旅客,层层加价,一张2万元左右的经济舱机票,被“炒”到4万、7万甚至10万。

  业内资深人士透露,黑心票代甚至还会使用爬虫软件等手段刷票,先订票再更改信息。而对于购买全价票的票代来说,即便转卖不成也可退票,并不会“吃亏”。

  民航专家林智杰告诉新京报记者,像违规使用积分兑换机票卖给旅客,包括低价锁定之后高价卖给旅客,都是明确违反民航局和航司规定的。其实这些操作平时也存在,但最近国际机票买不到,加价的利润高,铤而走险的机票代理就多了。

  业内资深人士强调,适当收取手续费可以理解,但翻倍甚至几倍价格倒卖,系统化刷票、收客、制作航班舱位售卖表格,甚至形成了利益链条层层赚取高额差价,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。

  已经买了高价票怎么办?保留好行程单和付款记录可投诉索赔差价

  面对愈演愈烈的票代违规加价,航空公司也在近期加大了干预力度。3月27日,南航发布了对违规代理人的处罚公告,对涉及违规订座的90家代理屏蔽订座配置,对涉及违规使用集团客户运价的3家代理停止销售南航授权。

  图/南航官网截图

  东航则重申了加强监管机票代理违规加价的通知,要求机票代理明码标价,按照实收票款金额填开机票,明确表示将对违规代理行为予以屏蔽订座系统、多倍罚单、取消授权及终止销售合作处理。目前,东航APP上订票也有候补订票的选项,未购到票的旅客可以填写个人信息候补机票。

  图/东航发布的通知

  此外,国航也下发了通知,自3月29日至4月28日,暂停在全球各订座系统及境内OTA旗舰店发布国际、地区航班信息,旅客通过直销渠道购票。

  OTA方面,去哪儿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对于平台而言,坚决打击这种违法票代行为,但确实存在一定的困难,比如国内三大航都有公开运价,OTA可以看到Y舱全价,就可以排查掉不合理报价,但如果是境外航司的话,这种操作模式就不太现实。

  林智杰认为,大部分机票代理都是好的,少部分“黑”代理不仅欺诈了旅客,也搞坏了整个票代业的风气。打击不法票代,航司和旅客要携起手来,比如旅客可以通过航司APP或客服,查查看手里的机票出票价格是多少?是不是积分兑换的?一旦发现违规加价的情况,可以向航司投诉举报。航空公司可以处罚机票代理,把扣下来的一部分钱奖励给旅客免费坐飞机,增加“黑”代理的违法成本。

  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,有业内人士建议,如果已经高价购买了远高于全价的机票,一定要保留好行程单和付款记录,有证据即可向航司、民航局以及消费者保护协会等机构投诉,要求不法票代退还差价,抓出不法代理。对于没有买到回国机票的留学生,如果有稳定住所以及自理能力,可以在当地保护好自己,冒险转机回国也有交叉感染或者滞留中转地的风险;或者买一些相对远期的机票,不要过于恐慌。此外,目前国际航班进一步缩减,并且载客量要求在75%及以下,一座难求,交订金刷票概率不高并且有风险,不要贸然高价买票,最好是直接通过航司购买。

 

(责编:李栋、孙博洋)